库博足彩

加強民主黨派自身建設 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

九三學社鹽城市委員會

發布日期:2019-10-11 信息來源:字號:[]

  

 

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。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實踐中,民主黨派認真履行政治協商、民主監督、參政議政職能,形成制度化、規范化、程序化的協商民主制度機制,在社會歷史進程中,不斷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創新、豐富、發展。

一、民主黨派發展的歷程確定了其在協商民主中的地位和作用

民主黨派是協商民主的重要主體之一,是由我國基本政治制度所決定的,是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在中國革命、建設和改革的長期實踐中確立和發展起來的,是中國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肝膽相照、榮辱與共、團結奮斗的成果。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高度重視多黨合作事業。中共十八大后,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走訪了八個民主黨派中央,就國家政治和經濟問題召開座談會、協商會,聽取意見、通報情況。2018年全國“兩會”期間,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盟、致公黨、無黨派人士、僑聯界委員聯組會上強調,要堅定不移鞏固和發展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,并首次提出“新型政黨制度”的概念。習近平總書記關于“新型政黨制度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是對各民主黨派同中國共產黨團結合作歷程的科學總結,是對民主黨派性質和政治地位的科學論斷。

二、民主黨派參與協商民主存在的制約因素

民主黨派都有各自的綱領和章程、嚴密規范的組織機構和運行機制,但民主黨派成員在參與協商民主的過程中也存在諸多制約因素。一是民主黨派的組織生活和功能弱化。有些民主黨派基層組織結構相對松散,成員也大多分布在不同的工作單位,加之活動經費不足,組織生活欠缺創新和活力。二是基層組織缺乏意見收集能力。民主黨派不是執政黨,行政資源有限,很難組織經常性的調研活動,黨派成員對于有效履行協商民主職責所需開展的調研、收集社情民意等工作也缺乏必要的動力。三是激勵評價制度和考核監督機制有待健全和完善。黨派成員主要以兼職方式參與黨派工作,其參政議政的能力和成效往往既沒有定性分析和定量考核,難以提升參政議政質量。

三、民主黨派自身建設是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進一步發展的關鍵要素

在影響協商民主建設的諸多要素中,民主黨派自身建設是一個關鍵要素和重要環節。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實踐中,民主黨派作為參政黨要加強自身建設,在協商民主中更好地發揮參政議政、建言獻策、匯聚力量、民主監督、服務大局等重要作用。

(一)增強民主黨派成員的協商意識,推進政黨協商。民主黨派成員要樹立政黨意識,圍繞民主黨派章程中提出的政治綱領,履行參政黨職能,從而更好地解決在協商中“不想說”和“不敢說”的問題。

(二)增強民主黨派成員的合作共事能力,推進立法協商和行政協商。選配符合條件的民主黨派主委進入同級人大常委會、政府、政協領導班子,保證協商主體的數量。民主黨派成員要提高合作共事能力,加強政治理論學習,認清自身的地位和使命,保證協商的質量。

(三)增強民主黨派成員參政議政能力,推進政協協商。民主黨派參政議政需要找到自身定位,發揮優勢、突出特色。調查研究要揚長避短,在自己專長和熟悉的領域發揮優勢。要充分發揮地位超脫、觀察認識比較客觀的優勢,提高對社會熱點、難點問題的洞察能力。

(四)增強民主黨派成員的代表性,推進基層協商。民主黨派成員的代表性集中體現在“政治上堅定、專業上突出、群眾中認可”。尤其是在當前利益表達渠道還不夠豐富和完善的大背景下,通過合法的渠道將一些弱勢群體的利益訴求表達出來,不僅有利于黨派自身的形象建設,而且有利于協調好根本利益與具體利益、長遠利益與當前利益、共同利益與特殊利益的關系。